无质柠檬

准备考试,暂弧。我写我流文,不喜直接拉黑我就好,实在不行就买下lof封我吧,我也不反抗。不用拉黑我后再为了一篇文找出来给自己没趣。

周泽楷的语文成绩真的不怎么好。比起那些字词,自己更喜欢做数学题。周泽楷知道黄少天语文很好,尤其是口才,经常哄得身边人笑眼弯弯,但他不知道黄少天的拼写那么差。

等黄少天第三次问晚托老师「X」字怎么写以后,晚托老师终于摸着黄少天的小脑袋:“去问你同桌。”

黄少天毫不犹豫扒拉到周泽楷手臂上:“五颜六色的「颜」怎么写啊?”

周泽楷翻出小书包,掏了一本字典给黄少天。

“我不要查字典!我讨厌这么厚的书,跟块板砖一样。你知道什么叫板砖吗?你有没有去过乡下?板砖就是这样四四方方……”

黄少天在一边比划,周泽楷已经翻到拼音表去查了,然后点给对方看:“这个。”

“原来你也不会啊,”黄少天在本子上写下,眼睛一瞄看见周泽楷略红的脸,“哎那你知不知道监督的「督」怎么写?”

周泽楷想了想,又开始认认真真翻字典,黄少天也不打扰,在本子上快速书写。

然后晚托老师发现黄少天向同桌搭话的次数明显成倍增加,平均两个词语有一个要向周泽楷询问,还要和周泽楷讨论下那个字的笔画的坑爹程度和那句句子的奇葩意境。

两个并排的小课桌,黄少天占了四分之三,周泽楷缩在靠墙的角落里查字典。晚托老师忍不住掏出铅笔和尺去给他们画三八线,边画边说:“你同桌告诉你字怎么写,你就这么对他?”

黄少天看了看,立刻鞍前马后地把自己的东西扫到角落,给周泽楷留出了五分之四。

周泽楷没说话,等晚托老师离开就开始研究怎么把书立在墙边,摆了会儿终于让书平摊地靠立在墙边。

“周泽楷你在干嘛呀?你把书立起来做什么?”黄少天摆了下脑袋。

周泽楷抿抿嘴:“不占地方。”

“可你这样看书会不会太累啊,我这样看着脖子疼,”黄少天拍了拍对方肩膀,“没事,你放下来吧,我不占你地方了。”

周泽楷摇摇头,握了握小拳头,抬手把角落里黄少天的东西挪过来。

“那我还是得靠到你桌子上去。”黄少天看看低头看字典的周泽楷,果断把自己的语文书也立到墙边,“好啦,你挪过来点!”

等晚托老师回来,看见两个人挤在二分之一的位置,黄少天疯狂写作业,周泽楷努力翻字典。

第一节晚自修下课,周泽楷的作业进度比黄少天落下了一本作业本,然而他在第二节晚自修中途用一篇看图写话的功夫追平了。

周泽楷「人形新华字典」的作用被黄少天开发了一个礼拜,第二次周考时语文成绩成功上了一个档次。

于是经过晚托老师提议、周泽楷父母决心送给黄少天的那本新华字典变成了周泽楷的新字典。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