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质柠檬

准备考试,暂弧。我写我流文,不喜直接拉黑我就好,实在不行就买下lof封我吧,我也不反抗。不用拉黑我后再为了一篇文找出来给自己没趣。

【黄周】……我取不出题目orz

看准cp再进
ooc
点梗的校园辩论,方便认领么?
勉强擦边球emmmmm总之小甜饼吧?

---------------------
01.
“恭喜蓝雨大学获得本届全国大学生荣耀杯辩论赛总冠军!”

整个大会堂响起热烈的掌声。但是其中一半人的掌声没什么激情。毕竟输得是他们大学。

周泽楷揣着一瓶矿泉水端端正正坐在第四排左侧。评委坐在一二排,第三排往后左侧是轮回大学的观众,右侧是蓝雨大学观众席。选手们也按这个选择分布在舞台两侧。

周泽楷一向低调,唯独在辩论赛的时候才会抢着来坐这个位置。

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见蓝雨全选手的模样,尤其是三辩。

黄少天。

此刻他正在舞台中央与主场选手交谈,然后拉过四辩喻文州朝他们的观众席摆造型。

手里的矿泉水被捂热,周泽楷皱着眉头。

“周同学……”

耳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周泽楷心里哭嚎,眼神一点也不想离开黄少天。

天知道这种大型比赛一年一次啊!

“有事?”

女孩子似乎非常羞涩、纠结,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指着周泽楷手里那瓶水:“我没有买水……有点渴,可不可以喝你那瓶……我等下请你喝饮料。”

“不行,”周泽楷想也不想就回答,立刻把视线转回去,“别人的。”

可惜只看到黄少天那个无比灿烂的合影笑容的尾影。

周泽楷生无可恋。

评委退场,蓝雨粉丝一拥而上,递毛巾递水递情书的络绎不绝。见黄少天打开一瓶矿泉水,被人簇拥着离开,周泽楷叹口气,站起来把矿泉水顺手丢进垃圾桶。

这次也没送出去啊。


02.
黄少天是隔壁蓝雨大学的大二法学专业的学生。大一模拟法庭时被校辩论队的前辈看中,隆重邀请成为他们的三辩。听说是队长拉着全体学员堵了黄少天五个礼拜,每天轮流翘课去他的课上坐旁边悄咪咪宣传介绍,以及各种美食贿赂,勤快地把法学专业课考试机密端放在宿舍抽屉。

总之黄少天忍无可忍,一拍桌子:“老子不烦死你们,你们要烦死我是吗?!”

他成了蓝雨大学校辩论队不可动摇的三辩选手。

周泽楷第一次看黄少天的比赛还是高三的时候,学校组织去看蓝雨大学和微草大学的友谊辩论赛。周泽楷作为高中知名无口人士,被老师点名坐在第三排中央,美名其曰:方便近距离学习。

周泽楷不习惯坐在中央,而且还是前排。绷紧身体,根本没有余力去听什么辩论赛,耳朵嗡嗡响,周泽楷恨不得装病回家。

“噗、”一位选手对着话筒笑了出来,“谢谢主持人,不过在开始我的提问前我想占用点时间。emmmm,第三排中央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能抬头吗?”

周泽楷还在混乱中,被隔壁小姑娘拍了拍肩。周泽楷立刻进入警戒模式,远离这个小姑娘。

“哈哈,至于吗?是不是不太习惯坐中央啊,那就和同学换个位置。看你在那儿抖到现在。不过中央挺好的,试着放轻松看看比赛,这辩题还挺有意思的,”黄少天话题转换很顺畅,“我想先请问对方一辩,你自己估算,等你九曲十八弯追求成功另一半,你是毕业了还是退休了?”

被点名的周泽楷呆愣愣地看着黄少天,完全没有平时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的害羞和无措。

那个人笑起来好好看。

声音也很活泼……还很温柔。

说起话来,条理清晰,逻辑分明……看,对面的选手都哽住了。

唔……周泽楷眯着眼睛看对方桌上的名牌……这个角度,看不清啊。

周泽楷懊恼地抱着书包,揪来揪去。

猝不及防,黄少天又和他对视上了,还举起手向他动了动手指。

周泽楷眨眨眼,晃了两下呆毛。

这算是他的问好吗?

奇怪的小朋友。黄少天笑了笑,转回比赛。

蓝雨大学赢了,黄少天的辩词似乎让微草选手的士气动摇。

总之那个人赢了。

周泽楷听见那个一辩跳起来抱住三辩:“黄少天你真是天才啊!我们上次输給微草输得那么惨……嗷,今晚请你吃大餐!”

原来他叫黄少天。

“晚上再说,我渴死了,水呢?”黄少天晃了晃空着的水瓶。

“额……”工作人员道,“喝完了……我们立刻去买。”

大部分人吐槽着微草主场输后对方的表现,黄少天一个人翻来翻去,最后翻到了周泽楷面前:“嘿!你又在发呆啊?有带水吗?你们来这里当观众是不是有发矿泉水……喝完了没?”

周泽楷呆了几秒,开始翻书包。

“黄少,这边有水!”不远处一个小姑娘挥舞着原装矿泉水,“这里!还有原装的!”

“哦,那不用啦,”黄少天又转回来,“同学都走完了,你再不去,他们要全校广播找你了!”

伸进书包的手握着小瓶矿泉水,拿出来的时候还把铅笔盒掉了出来。

我的也是……原装的……

失落地把铅笔盒捡起来,周泽楷回神。

走完了?!

环顾四周,选手们已经出门,只剩下工作人员。哪儿还有自己同学的影子。

周泽楷抓起书包往外冲。

只求不要全校广播!


03.
励志考进蓝雨大学的周泽楷落榜了。

那年蓝雨分数线高的可怕,就算有大量奖状证书辅助,周泽楷也没能进以文科著称的这所大学,而是去了隔壁的轮回(理科)大学。

除了周泽楷,亲戚朋友无一不为他拍手叫好。本来就是个理科生,第一志愿非得填什么蓝雨大学法学专业。你说你一个不善言辞将来去给人家打官司……谁要你啊?幸亏人家轮回大学还愿意要你,你说说轮回大学理科全国第二,你给报第二专业,让人家情何以堪?

周泽楷握着那张录取通知书,跑去蓝雨门口站了一天。第二天再去,保安觉得奇怪就来问问,周泽楷难过地吐出三个字:“落榜了……”

保安一看,好家伙,对面全国第二理科大学的学生:“落榜了别气馁,你这大学也不错。看你这么喜欢我们学校,你自己进去逛逛吧。”

于是周泽楷稀里糊涂地进了蓝雨大学,看见法学教学楼时终于回神。

距离开学还有几个礼拜,但是各专业的课程表已经贴在公告栏。周泽楷拿出手机拍照,然后一间间教室找过去。

比起轮回大学,周泽楷更熟悉蓝雨大学。

摸得最清的,还要数蓝雨大学校辩论队活动教室。不是固定的地方,但有规律。保安见周泽楷来得勤快,现在也不问,直接开门放人。周泽楷乖乖道了谢,转身直奔目的地。

开学没多久,周泽楷就加入了轮回校辩论队选拔赛……以吉祥物的身份被破格留下来。

没什么实在性,只要偶尔来露个脸让大家兴奋下、打起精神就好。只不过和别校正式比赛时必须到场,不能让轮回大学输在颜值上。碰上蓝雨大学对战别校,就算不是轮回,周泽楷也能用取经的借口乖巧地向老师递假条。

周泽楷乐得开心,正大光明地请假、然后坐在位置上看黄少天辩论。

不正大光明的时候,周泽楷就坐在蓝雨校辩论队活动教室的对面。靠走廊的墙壁换作玻璃,黄少天习惯靠着窗口辩论,其他人则背对玻璃。周泽楷便侧坐着假装看书,实则偷偷看黄少天。对方一抬头,自己就低头看书。

完美。


04.
周泽楷放下手中的书。

还是没有来……

明明从来不缺席的。

是生病了吗?

还是有事呢?

周泽楷趴在桌子上叹气。前天的比赛没去成,今天也没见到黄少天。

已经三天了。

三天没见到他了。

“你在找什么呢?”

“他不在……”

“他?你在说谁啊?”

“唔……”周泽楷还没到可以开口说出黄少天三个字的地步,犹豫了一会儿才发现耳边多了个声音。

猛地转过脸,近距离看见那张朝思暮想的脸。

那人愣了一秒,然后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周泽楷对面:“你好呀~我们是不是见过?”

“唔……嗯……”周泽楷局促不安,被抓包的害羞和尴尬,揪着书包不敢去看对方。

“别紧张呀,你刚刚一直盯着对面教室,那不是校辩论队的活动教室嘛……怎么,想加入校辩论队?”

“不、不是……”

“没事呀,想加入的话可以告诉我,也快到招新的时候了。还是说想去跟对面哪个人说话?我们校辩论队都没女孩子啊,总不会你要去跟谁告白吧?啊,我不歧视同性恋的。”

“不、那个……嗯……不、不是、”周泽楷的身体僵硬,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你是哪个专业的呀,我去过全校每个专业,都没见过你……说,是不是经常逃课?”

“我……轮回的……”

“轮回?怪不得啊……”黄少天恍然大悟,“我就说在蓝雨找不到你,原来你是隔壁的啊!”

“对、对不起……”

“道歉干嘛啊?也没有要道歉的事……啊你是说从开学到现在一直在偷看我们训练的事吗?”

周泽楷一惊。

原来早就被发现了吗?!

“对不起!”周泽楷慌忙站起来,抱着书包90°鞠躬。鞠完拔腿就想跑。

可是门在黄少天的身后,黄少天随意一抬手就抓住从身边逃跑的人:“我知道附近一家很好喝的奶茶店,我请你喝奶茶,你别跑好不好?”

周六的傍晚着实没多少学生,但人还是有的。零零散散对着黄少天和周泽楷这边瞧来瞧去,小声说着话。

周泽楷拘谨地跟在黄少天身后,听他介绍学校构造。

“啊,不过我这么说挺多余的吧,你应该已经摸清我们学校结构了是不是?”

周泽楷立马停住,红着脸道歉,然后很没骨气地又想跑。

黄少天拽着对方的书包:“别跑呀,你看,都到奶茶店门口了……诶你别跑,书包带子要断!”

“你喝什么?”黄少天依旧没松开周泽楷的书包带子,几乎把它连带周泽楷提到柜台前。

“都、都可以……”

“唔,那你喜欢甜一点的吗?”黄少天目不斜视,浏览了几遍早就背熟的单子。

“嗯……”

“那就两杯珍珠奶茶,一杯无糖一杯半糖,都要热的。”

把周泽楷安置在座位上,黄少天才回头去拿那两杯奶茶:“喏,天气那么冷,还是喝热的比较舒服。”

“谢谢。”周泽楷捧过奶茶,啜了小口,烫得吐舌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好喝的。”

“这里全糖太甜了,我就自作主张帮你选了半糖。你是猫舌啊,慢点喝好了。外面下起雨了,不过天气预报说阵雨,应该很快就会停。你住宿舍的吧?”

“嗯。”

“那我们一起吃晚饭吧。要不要跟舍友说下你会晚点回去?还是说有约了?或者不想跟我一起吃?”

“吃、吃饭吗?”

“对啊,不过不去食堂。周六这里只开放一个食堂,人多,而且专挑外卖先做,很慢。我带你去校外,你吃不吃火锅?”

“吃……”周泽楷点点头,下意识接话。

“那我们去吃火锅吧,”黄少天手速快,拿出手机摁了几下,“我朋友开的,订好位置啦,不能反悔哦!”

周泽楷又点点头,愣了下。

这就约了吗?!

我……我只是……吃火锅…的…嗯……

“对了,前天的比赛你怎么没来?”

“啊?”

“前天啊,我们对战微草……虽然输了,啊,王大眼太阴险了!”

“没请出假……”

“这样啊……咦?咦咦?你每次来看比赛都是请假的吗?”

“嗯……”周泽楷又加上一句,“前天,公开课,不能请。”

会成为公开课的都是专业课。

比赛时间都固定。

也就是说这个男孩子翘了大半学期的专业课来看蓝雨辩论赛。

黄少天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你很喜欢辩论?”

“也不是……”

“你大一?是不是加入了你们轮回的辩论队?”

“是……”周泽楷疑惑地抬头,“怎么,知道的?”

“可是我比赛都没见过你上场啊,你们前辈都不放心让后辈上场吗?难道他们让你们来蓝雨窃听、学习?”

“不是!”周泽楷赶紧撇清,“是我自己要来的!”

“嗯?”总算把这个人给刺激到能直视自己大点声说话了,“可以说吗?”

“我、我考蓝雨落榜了。”

“额……轮回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学。”黄少天喝了口奶茶,这有什么关联?

“辩论队选拔,被刷了。”

“诶,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你是辩论队的吗?”

“嗯……就、后来、进去了……”周泽楷没好意思告诉黄少天自己是靠脸进去的。

“然后你打算回报辩论队,于是自告奋勇来蓝雨取经?”

“不是!”周泽楷的声音立刻压下去,“就、就想来看比赛……”

“原来是来看比赛啊……我看你一直坐在第四排右边数第六个座位,还以为你对那椅子有什么执念。”黄少天调笑道。

“你、你知道?”

“知道啊,毕竟你一直都坐那里,还长得那么好看,”黄少天闭了一只眼,喝着奶茶,另一只眼好笑地看着对方,“而且一直盯着我看。”

周泽楷的脸瞬间红了,低着头,露出同样红透的耳朵:“对、对不起……”

“别动不动就道歉呀,”盯着我的也不只你一个,“我没怪你,再说那位置真的挺好的啊,我去试过,能完整清晰看到正方三辩的一切诶。我们蓝雨抽签永远正方,要是换反方,你是不是要坐到另一边?”

“唔……”

嘛,确实是个好位置。

黄少天搅动杯子里的珍珠。

正方三辩也能清晰看到座位上的人的一切。

“不过如果只是为了看比赛,那为什么还要来活动室偷窥啊?还专门挑个位置……啊,不过那个位置也挺好的呢,直面对面教室的第二个窗口……啊,好像也是校辩论队三辩经常呆的位置诶!”

身体僵硬地颤抖着,周泽楷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对不起……”压抑着带了察觉不到的哭腔,“晚饭,不用了……对不起……”

周泽楷抓起脚边篮子的书包就往外跑,快到黄少天都没抓住:“喂、等下!外面暴雨啊!”

周泽楷早就冲进暴雨里,根本没听见黄少天的阻止。

不过就算阻止了也不会听的。

黄少天叹了口气,坐回位置上掏出手机:“喂,帮我取消预定吧,他跑了。”

“这么没用啊,黄少,到手的人你都能让他跑了?!”

“你滚……挂了挂了,回去再说。”

对面那杯奶茶还剩了大半杯,冒着热气。

黄少天伸手拿过周泽楷那杯,就着周泽楷喝过、还带着奶茶渍的地方喝了几口。

好甜啊。


05.
周泽楷一个礼拜没去蓝雨大学了。

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数字。

同寝室的江波涛看着魂不守舍的3号床,按了发送键以后开口道:“上礼拜黄少的比赛视频,发你了。不过今天信号不好,你晚点再收吧。”

周泽楷的呆毛直了又弯,从被窝里翻出手机,毫不在意地用流量把大文件下载到本地。

江波涛叹气。

果然是因为黄少天啊。

周泽楷看辩论赛一向手握耳机音量转换器。别人的回合一般静音,轮到黄少天,最大音量。室友可以清晰地在宿舍里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一度怀疑周泽楷耳朵要聋。

“小周你今天辩论队去不去啊,今天他们和蓝雨友谊赛,黄少天前辈肯定上场。”杜明的桌面是他女神的新曲,不过基于小周看黄少天辩论赛的沉迷度,新曲暂停播放中。

听见黄少天三个字,周泽楷暂停播放,拔下耳机坐起来。

他当然知道今天有比赛。

可是他现在怎么敢去呢?

周泽楷哭兮兮皱了鼻子,委屈巴巴看着寝室其他三人。

“哇不是吧,小周你别告诉我你不去!”吴启的瓜子掉落一地。

“我感冒……”说着,还吸吸鼻子证明可信度。

自打那天暴雨狂奔回宿舍,周泽楷烧了三天。辩论队的颜控队长来过一次,看周泽楷脸色发白,想也没想就免了周泽楷两个礼拜的签到。烧退了又感冒,到现在还时不时流鼻涕咳嗽。

“小周你上次可是定着39°的烧去看蓝雨比赛的!”杜明叫道,“差点没把我们吓死的那次!你现在只是感冒,竟然、竟然……”

周泽楷更加虚弱了。

江波涛咳了两声:“行,我们去帮你录。”

“还要拍照。”

“好,拍照。”

“高清的。”

“好,高清的。”

江波涛觉得自己真是新世纪好室长:“两位,走吧。”

“等会儿,我也要去吗?那个座位不是独一无二吗,我们俩去能拍啥角度?”

“侧面,都要,”周泽楷的呆毛晃来晃去,“都要的!”

两个人认命地换掉睡衣,看着外面的暴雨捞出伞。

“请吃晚饭,”周泽楷也看到外面的暴雨了,“一礼拜。”

拿着全额奖学金和各种奖金的少年一点也不在乎金钱。


06.
黄少天今天提早去了赛场,坐在那个某人专座的地方等,手里还有一杯奶茶。

他已经一个礼拜没来蓝雨了。

该死的,那天竟然忘了问名字和专业,碰巧轮回辩论队去合宿,害他去轮回找都没处找。

暴雨天来的人意料中的少,黄少天一个个看过去,怎么也没看到那人来的影子。

好奇怪啊,以往不都来得很早抢位置吗?记得有一次看他委屈巴巴盯着霸占这座位的一个男生看,男生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就站起来让位。

“不好意思,这个位置可以让给我吗?”

被打断回忆的黄少天脾气还是很好,抬头看见一个长相温和的男生。黄少天四处看了看:“不好意思,这里空位还挺多的。”

“嗯,但我只要这个位置,能麻烦让下吗?”

黄少天歉意地歪着脑袋:“这个位置有人会坐呢,能麻烦你换下吗?”

“黄前辈是比赛选手不是吗,”那人笑得很有礼貌,“是帮女朋友占位吗?”

“那倒不是,是个男孩子,”黄少天笑道,“不过今天来的有点晚。”

“是不是一个很害羞、长得很好看的男生?”

“诶?”

“他今天不会来了,”那人说道,“所以能请黄前辈让下吗,比赛要开始了,我还得安置摄像机。”

黄少天挪了位置,坐在一边扶手上:“他……你认识他啊?他有说为什么不来吗?是不是,嗯,是不是生气、还是说……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之类的?”

“我叫江波涛,是他朋友,”江波涛固定好摄像机,“他的确还在生病。一个礼拜前淋了雨,到现在也没好。”

淋雨?

果然是自己的原因。

“可以方便给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抱歉,这种涉及个人隐私的,前辈还是自己向他要比较好。”

“那你能告诉我他的专业、他的名字吗?”

江波涛张张嘴,最后指着舞台方向:“前辈,他们在叫你了。”

黄少天不是听不懂拒绝。

不过他朋友冒雨来拍视频,也就是周泽楷还没讨厌他,对吧?

感冒,不知道还好吗,是不是还很严重?

一场比赛打得心不在焉,一结束都顾不上队友,跑到江波涛身边:“外面还在下雨,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还有同伴,谢谢。”

“你们校辩论队合宿什么时候结束?”

“抱歉,我不是辩论队的。”

黄少天抿了抿唇:“能帮我带句话吗?”

江波涛想了想:“能。”

黄少天举起手里的奶茶:“这个本来要给他的,不过冷掉了。一起走吧,顺路我再去买一杯,你帮我带给他,然后帮我告诉他,好好养病,还欠我一顿晚饭,我等着他病好陪我吃火锅。”


07.
周泽楷捧着意外的奶茶:“诶?”

江波涛又重复了一遍黄少天的话,末了,又说道:“小周,你会陪他吃吗?”

手心里热乎乎的奶茶,上面有张便利贴,写着小心别烫到。

很漂亮的字。

于是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喝了口:“……不知道。”

看样子只要黄少天再邀请,周泽楷一定会答应。

江波涛摇摇头,开始导录像。

导着导着,江波涛突然来了句:“前辈还没女朋友。”

“咳、咳咳、”被呛到的周泽楷咳了好几声,“什么?”

“买奶茶时候问的,是不是常带女朋友去喝,然后前辈说……”

“说什么?”

“他说,他不找女朋友。”

周泽楷慢慢消化:“不告白的啊……”

“你怎么和杜明一样,”江波涛支着下巴压缩文件,“我猜前辈的意思应该是……他找男朋友。”

口腔里的奶茶半天才咽下去:“哦。”

状似无意,江波涛继续说:“也对,跟小周你没什么关系吧,你不是gay,而且对前辈也不是恋人那种喜欢……啊,而且你现在还在躲着他。”

周泽楷喝了好几口:“……我没躲。”

“是吗?”

“……”周泽楷喝完奶茶,把空了的杯子放在桌上后上床,盖好被子背对江波涛,“没躲!”


08.
结果还是没勇气去蓝雨。

周泽楷趴在桌上,眼前讲课的教授变得模糊不清。

再睁开眼的时候,教授那张沧桑的面孔变了脸,变成了最想见到的人的模样。

还在梦里啊。

周泽楷这么想着,又把眼睛合上。

黄少天已经玩了很久周泽楷的头发,见他醒了,便大着胆子去戳对方的脸颊。

温温软软。

“唔……”有着温软脸颊的人不满地发出抗议,被迫睁开眼。

“醒啦?下次上课要睡觉的话就把外套脱了盖在身上,直接穿着的话,醒来会很冷。不过我拜托职工继续开着这间教室的空调,你还觉得冷吗,冷的话我再调高点。”

周泽楷睡得迷糊,这会儿猛地清醒,张张嘴说不出一个字。

“我去找你们辩论队队长,哇你们队誓死不肯出卖你,我只好把队员名单一个个对过去,然后找了你的课程表,”顾虑到周泽楷刚睡醒,黄少天的声音压了几分活泼,更加沉稳又柔和,“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你竟然睡着。你坐得好偏僻啊,这么靠后,看得清PPT吗?”

“看得清的。”

“视力真好,怪不得上课睡觉成绩还那么好。”

“平时不睡的……”周泽楷想为自己辩驳一下,“今天……困……”

“那你现在睡醒了没?”

“嗯。”

“醒了肚子饿不饿?”

“嗯?”

“你睡到晚饭时间了,”黄少天指了指窗外,“下雪了。”

“嗯。”

“今天想吃什么?”

歪着脑袋不太理解。

“一起吃饭呀,”对方露出笑容,“这次可不能放我鸽子了。”

对啊,上次跑了他的火锅。

“那,火锅?”

“那这次还是我带你去吃好了,下回换别的,你带我去吃。”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晕乎乎开口:“下回?”

“啊,我忘了,”黄少天懊恼地拍拍脑袋,接着对周泽楷发出邀请,“我们约饭吧,长期。”

“啊?”

“就是接下来都一起吃晚饭,当然啦,还可以约奶茶约点心约电影约游乐园,游戏厅和图书馆都可以,怎么样,约吗?”

听上去异常诱人,又好像哪里不对劲。

周泽楷苦恼地思索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周泽楷。”

被点名的人一怔,黄少天朝对方伸出手。

“约吗?”

评论(4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