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质柠檬

准备考试,暂弧。我写我流文,不喜直接拉黑我就好,实在不行就买下lof封我吧,我也不反抗。不用拉黑我后再为了一篇文找出来给自己没趣。

【黄周】学paro试读(站定黄少!)

看准cp再进。

看到有人质疑我大剑圣是受,基于电脑没在身边,只好翻出我为数不多的清水来这里干番大事。

其实个人有个人喜好看法,求同存异,我偶尔也喻王王喻乱吃。但是全职我就站了黄周一对不拆,so,两个受必有一攻对吧?

个么我就来为我的黄少正正威严。

因为这个学paro……也不是清水,后面带字母,so,试读。

昨天发的宠妻(下)写完啦,今天考试原地爆炸,回来以后绝望地没开电脑就没更新。


-----------------------------------------------

01.
周泽楷毕业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踏入社会很久了。

他比自己大了四岁。

如果不是因为周泽楷少读了一年幼儿园,也许他们就错过时间,没办法相遇在A大的招聘会上。

然后周泽楷会错过黄少天,错过那个照顾着自己的学长。

捧着毕业证书,周泽楷有些遗憾那个人今天没办法抽空来学校参加毕业典礼,但毕竟都工作了,自然不可能那么自由。

所以周泽楷只是遗憾,并不生气。

现在比那个时候好太多,那时候他明明和黄少天住一个屋子,却总是昼夜颠倒。黄少天起床周泽楷睡觉,周泽楷上课黄少天睡得不知今夕何年。

手机发出声响,贴着周泽楷的裤子不停震动,这种喋喋不休的样子,像极了那个人。

带着笑意,周泽楷打开手机,果然是那个人发来的短信。

「恭喜毕业!!我的小学弟终于要脱离上课的苦难日子,我代表A大惋惜一下物理小王子再也不能供在课堂上赏心悦目,那几个教授的课得少一大波学生听课,嗨呀想想画面就冷清!」

「恩。」

「晚上有空吗有吗有吗?我这个学长就算毕业了也很照顾你哦怕你不习惯没有课的日子,要不晚上陪你然后明天一天再陪陪你?」

周泽楷知道黄少天这是在弥补今天没亲自过来这件事,所以即使明天是周二也请假出来陪自己。

很想回一句「没事的,别自责」,但周泽楷也是个贪心的人,既然黄少天已经决定这么做,自己理所当然接受就好。

能在一起多一分钟,周泽楷都觉得开心。

「好呀!」

周泽楷就是这么好懂,从短信的语气上就可以看出对方是有多开心。黄少天笑着把注意力从手机转移到电脑上,有条不紊地敲打键盘。

“哟,黄少,心情很好嘛?”方锐刚从林敬言的办公室出来,咬牙切齿地鄙视黄少天。

“别把火转在我身上,吃你的是林流氓,这种办公室发展你自己投诉去!”

张佳乐喷出一口水,连带着咳了好久。

“唉,说到办公室,最经典的还是你和老孙,”黄少天摸着下巴叹气,“可惜我的小同学是物理专业,公司跟我隔了两条街,连办公室恋情都玩不了,唉……难过!”

“这就是你和文州申请去两条街外开个外链工作室的理由?”江波涛觉得黄少天真是不可思议。

“不然呢,你和孙翔隔了一个市不会很讨厌吗?”

“不会啊!”江波涛善解人意,“反正也就两个多小时车程。”

“也是,我们就十二分钟车程。”

“黄少你走吧。”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黄少你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啊?”于锋难得八卦起来,挪动椅子到黄少天旁边。

“什么什么事?”

“你和你那个小同学。”

“哦,我大三时候发生的,那时候碰上招聘会,我和你说,他可笨了!”


02.
黄少天是信息专业出名的学神,和他的室友喻文州在大一就拿遍了大四学长都不一定能得到的奖项。

但是这一对黄金组合个性完全不一样。

喻文州温文有礼,笑里藏刀,据说是一个无比心脏的人,脑子功夫比谁都强。上课从不迟到,是信息专业的学生会主席。

黄少天据说是凭借喻文州才得到副主席这个位置。因为他翘课无数,到课率没办法让他担当任何职务……反正就算他是副主席,他也什么都不用做,有喻文州在。黄少天成绩好,不上课完全没问题,写程序思路清晰手速快,论文更是满满当当,说的教授心服口服。现实里,待人都好,人际关系敢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真要说缺陷,大概就是话痨。

比起让喻文州一上去就给新生下套路,学院宁愿让黄少天把他们先忽悠进学生会,筛选以后再让喻文州下狠手。

周泽楷就是那一届的新生之一。

“郑轩你看,那边那个小白脸……哎对,就那个被围在人群里的。”

“黄少,咱俩这身高,你怎么透过别人身体看到那是个小白脸的?”

黄少天给了郑轩后脑勺一掌:“笨呐你!这么好个苗子,他一出现我就注意到了。”

“那你怎么不先上去把人弄过来?”

“怎么被你说的那么猥琐?弄过来?你绑架吗?”黄少天哼哼,“你看他一脸茫然,脸长得又好看,第一个围上去的公关部部长笑得跟老鸨似的;然后篮球部……你说人长那么高干嘛?医学部?我去,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咱们信息专业会有个中药研究部!诶哟,叶不羞也去搭讪了,他想干嘛,一个大四老前辈来这里凑热闹?让对方吸二手烟窒息?就他那身板,韩文清都不在乎,张新杰去干嘛……嗨呀!党委竟然都屈尊离开座位走上去了!”

郑轩举着望远镜,企图在人与人的间隙里偷窥下黄少天说的那个人,可惜根本没有空隙能看:“那你怎么不上?听上去这是个苗子啊,现在那么多人去了,我们怎么把他搞过来?唉,压力山大……”

“所以我说你能用点文明点的词吗?我这不是在找机会嘛……”

黄少天站在招揽桌上,眼见被围在人群中的那个人越来越无措,脸红到耳尖,终于一握拳头打算开口的时候,黄少天先一步跑过去,“哎哎哎都干什么呢欺负新生是不是?”

刨开身前的肖时钦和刘小别,黄少天把周泽楷护在身后:“你们都干嘛呢,这么多大人物围着一个新生转,你让别的新生情何以堪?”

“多才者多采者,”肖时钦相当冷静,“我们只是在对有才之士进行邀请罢了。”

“倒是你,少天你这趁虚而入不厚道啊!”叶修很想摸出一根烟摆个完整的pose,奈何公共场合不得吸烟。

“滚,我这明明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叶你别毁我形象!大家都知道新生进哪个部门全凭自愿,你们这样强买强卖跟老鸨什么区别,赶紧的都回去,堵在这儿热不热?”

“我看少天你是冲着英雄救美来的,”苏沐橙和楚云秀早就没了招揽的心,光顾着找新乐子,“少天你看上他了?”

“噫,你们这群可怕的女人,”黄少天转过头仔细打量了几眼身后的人,“恩,是挺好看的……哎呀这不是重点,你们一个个都疯了吗,看看周围!”

“少天说的对,”张新杰也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你们想流失其他资源吗?”

黄少天勾起嘴角。

远处宋晓他们早就对看好的新生下手,以客观热情的诚恳态度邀请被冷落的苗子进入学生会。

叶修摇摇头:“不仅文州这种玩战术的心脏,你这种机会主义者心也脏。”

“一不注意就会被你们捅上致命一刀。”刘小别点头,煞有其事地感叹。

“我把这当夸奖了啊,赶紧散赶紧散,我们学生会都招的差不多了。”黄少天挥挥手,自己也潇洒地往回走。

郑轩已经在收拾东西:“黄少你够意思啊,自己跑了留我们在这儿干苦工……知不知道我们压力山大?哟,你把人带回来了?”

“啊?”黄少天回头,正是刚刚被围在人群里的那个好看的新生,“咦,你跟着我干嘛?”

“我……”新生局促不安,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报名?”

“想进学生会?”

“恩。”

“我们学生会很累的,每天干这干那,被别的部门甩锅丢包袱,还要承受领导的脸色学校的压力……你行不行啊?”

周泽楷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恩。”

“喏,给你,好好填。”黄少天丢给周泽楷一张报名表,然后绕到桌子后面帮忙收拾。

“黄少你好意思吗,你呆在学生会你干过啥呀你?”宋晓冷哼。

“我这不是在帮忙招生呢吗!”黄少天突然一本正经,“你还真别说,我刚刚说完那些突然觉得愧疚,文州真可怜……”

“那你就帮忙分担点。”

“别别别,我玩不来他那套。”

一张报名表突然横在黄少天和宋晓之间,两人顺着视线往上,对方不安地低着头:“好了。”

黄少天接过:“周泽楷?物理专业???”

“恩。”

“物理……专业?”

“恩。”

“那你来我们信息专业的学生会干嘛?不对,你来我们信息专业的招聘会干嘛?少年,你这是要当卧底还是来一战成名的,难道是特地来阻挠我们正常招收新生的?”

周泽楷显然不明白现状,歪着脑袋委屈地看着黄少天。

宋晓拽了拽黄少天的衣摆:“淡定,你快把人弄哭了。”

哭?

黄少天看着周泽楷的模样,确实像是受惊的小兔子。

继续看报名表,下面的简历一栏填得很满。

各种物理模型奖项应有尽有,就好像当年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在大一里风生水起。

这么优秀的人才,估计除了自己和看不到人的郑轩,叶修他们一定清楚这是谁,才不管专业就去邀请。

真奸诈。

黄少天想,自己在外面真是浪太久,这么有名的校园人物竟然都不知道。

往下,缺点。

“不会说话?”

“恩……”

“口吃还是不善言辞?”

“不善言辞……”

“看样子不口吃,”黄少天转头问宋晓,“元芳你怎么看?”

“我在想咱们学生会已经有个话痨了,这会儿还要个无口吗?”

“靠靠靠靠靠,扯上我干嘛!”黄少天装作怒的样子,大笔一挥,“行了你就进学生会吧,无口怎么了,这不有我呢嘛!”

于是周泽楷成了全校有史以来第一个跨专业的学生会小干事。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选择向来纵容,应付完老师以后淡定地听着黄少天复述招聘会的状况。

“我查了查,他在物理专业挺孤独的,”黄少天喝口水,话题一转,“能力太突出,除了室友基本没人靠近他,表白的挺多,全拒绝了。大作业也是和室友做,听说因为不会说话不会描写,比赛的答辩、大作业几乎零分,所以每个奖都只有模型部分,完全没理论。”

喻文州伸直腿放松下来,一手转着笔:“同情心泛滥了?你只是觉得好玩吧。”

“不然呢?哦对了,招聘会的时候医学部也抛橄榄枝给周泽楷……唉,现在别人眼里的好苗子被我们抢了,主席你是不是要去慰问下那边的部长?”

喻文州手上的笔停了:“当然得去。”

“我看你就是为了去找王杰希才坐实了周泽楷被抢来我们部门的事实,其实用不着我说,你都能猜到医学部不会放过他,”黄少天笑得促狭,“你们两个都交往多久了,两个心脏的凑一起事儿就是多。得了得了,赶紧结束冷战知道没,不然真是苦了我们和刘小别他们。”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默契从来都那么好。

结果到最后也没弄清为什么周泽楷会被黄少天招进信息专业的学生会。

也许一开始周泽楷就只是黄少天为喻文州找的借口。


02.
新成员进入,就算正经如学生会也要例行聚餐欢迎。这少不了要让黄少天来炒热气氛,不然光是喻文州的笑面虎姿态、郑轩的老年人气息就能把新成员吓跑。

周泽楷对于这些聚会一向能逃就跑,就连原本物理专业的班级聚餐都没去。

所以徐景熙发完短信以后,就把人丢给黄少天解决:“我跟你讲,周泽楷必须来卖身。”

“……为什么你说话变得和郑轩一样猥琐了?我才多久没见你,你变了……”

“上一届的老干部还要意思意思来撑场面,见见这个破格进入的;再说你以为我们怎么招进小姑娘的?都是为了周泽楷,周泽楷!”

“魏老大也要来?周泽楷面子够大的,A大风流人物!我觉得和尚庙挺好的呀,你学学我们主席,要什么小姑娘,不说去隔壁部门找,咱部门自产自销都行。”

徐景熙怪异地看了一眼黄少天,退后两步。

“靠靠靠徐景熙你什么意思,躲我干嘛我告诉你我跟你是相当正直的友情!”

“那就好,”徐景熙松了口气,“我不管,反正周泽楷一定要到!”

……

“综上所述,周同学,我亲自来邀请你去聚餐,去不去去不去?”黄少天身上散发出人畜无害的好学长光芒。

周泽楷却觉得这个邀请充满恶意。

“放心,你不会说话我会呀,再说是我把你领进门的,理所当然要对你负责,你说是不是?你想想,我千辛万苦、不惜得罪所有部门把你抢到手,怎么忍心让你受欺负?乖,相信学长,学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黄少天这段话说得无比真诚,配上捂心的动作,要多感人有多感人。

可是这段话听上去怎么那么怪呢?

周泽楷皱着眉头,苦恼地思考这段话的问题在哪里。

“别思考了快走快走,我们要迟到了,被他们罚酒你就惨了!”黄少天却不等周泽楷的答案,抓起周泽楷的手就往外走。

黄少天的手很有力气,周泽楷想要挣扎,可是对方拽着他跑,一把把他塞进出租车,一连串动作非常连贯,甚至值得怀疑是不是常干这事儿。

“周同学你听好了,从现在起你必须相信我,学长不会让你吃亏的,知道没?”黄少天在包厢门口认真地对周泽楷说。

后者点点头。

“黄少你们来得真慢!”卢瀚文不满地控诉。

“哟,小卢,谁欺负你了?说说说,学长帮你欺负回去!”黄少天笑眯眯拉着周泽楷坐下。

“先别,迟到了罚酒,小卢你可别接黄少的话,不然准被他绕走。”

“魏老大你过分了啊,你就这么对待可爱的后辈的吗?你忍心吗,你看看我们把学生会管理得多好,你就这么表扬我们的?”黄少天状似受了天大委屈,向喻文州开口,“果然我们都是被他捡回来的,文州我们辞职吧!”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视线从黄少天的酒杯上挪开:“好主意。”

“你们俩过分不,就这么对待前辈的?心脏,果然心脏!你们这些新生都看清楚了,这就是学生会最心脏的两个!”

“好了,新生刚来,你们别把人吓跑,”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少天,喝吧。”

“噫……亏我还处心积虑帮你解决人生大事,文州你竟然恩将仇报!来,周同学,要喝大家一起,我可是因为你才迟到的!”黄少天毫不犹豫拉着周泽楷下水。

周泽楷难以置信刚才还信誓旦旦保护自己的学长这会儿竟然把自己推上战场。

摇着头拒绝,想了想憋出两个字:“不会……”

黄少天似乎没在听,拿起酒杯闻了一下,然后快速塞给周泽楷,把周泽楷那杯拿到自己手里:“哇,过分啊,对我那么狠,白酒,扎心不扎心?”

一听是白酒,周泽楷更加慌,想把酒塞回黄少天的手里,可是对方已经喝上了:“兑水,你们这差别待遇……诶你喝呀,稍微喝一点点就好,别上瘾,乖,样子还是要做的。”

一群看好戏的。

周泽楷非常难过,觉得自己选错了部门,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端起杯子放到嘴边抿了一点点。

没味道。

这次小心翼翼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还是没味道。

黄少天伸手拍开周泽楷打算再次靠近嘴巴的酒杯:“干嘛呢,真上瘾了啊?你没喝过酒一会儿发酒疯我可不愿意背你回去!”

周泽楷听话地把杯子放回去。

“这就是那个物理专业的小周吧?”魏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我是你们上一届部长,魏琛,你叫我魏老大也行。”

“学长好。”

魏琛也不尴尬:“长得挺好的,有女朋友没?”

“没。”

“有喜欢的女孩子没?”

“没。”

“有男朋友没?”

“啊?”周泽楷茫然地抬头。

“就是有没有男性恋人。”魏琛十分贴心地解释。

“没有……”周泽楷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会问有没有男朋友,困惑地转过去看黄少天。

“你看我干嘛,我也没男朋友,”黄少天笑道,“难道你想和我搭?”

“啊?”周泽楷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红了脸摇头,“不是。”

包厢内顿时一阵笑声。

“你选谁都比黄少好!”

“我靠宋晓你站出来有本事单挑!”

“黄少你这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对小周有意思吧?”

“你们这帮人真是没救了,唉,怪我年少无知,摊上你们这帮损友……啊,文州,我感受到了来自部友森森的恶意……”

“周同学,物理好玩吗?”卢瀚文个子比较小,睁着大大的眼睛。

周泽楷本来还在神游,一下子回神,想了一会儿,觉得两个字比三个字好说:“好玩。”

“那你教教我好不好?”

周泽楷又想了一会儿,觉得教人太麻烦,于是从根源截断:“不好玩。”

卢瀚文一脸不开心:“教我很难吗?”

黄少天噗嗤一笑:“我还以为你的不善言辞是怎样,结果、说白了就是不会说话。小卢你别哭,我来给你解释下。这位周同学的意思是其实物理不好玩,说好玩是为了给他专业面子,说不好玩是干脆别给你希望,免得你学着不好玩失望,知道没?”

“哇,周同学你好贴心啊!”

“周同学好善良……”

周泽楷眨眨眼,觉得这个局面不太对。

黄少天凑到周泽楷耳边:“有时候一开始废点力气,能省后面好多事。直接说「不好玩」就好了,少个「不」字最后还让你多说一次,更麻烦。”

周泽楷转头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又和大家闹到一块儿去了,一两句话就把众人的注意力从周泽楷身上转开。

周泽楷想,原来黄少天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在帮自己圆场。

然后周泽楷就不发呆了,全程盯着黄少天。

本来说还要去KTV继续嗨,黄少天深知喻文州急着回公寓和王杰希亲热,所以装出醉酒的样子靠住周泽楷:“都怪你害我迟到,这酒一开始就被灌个不停,好难受好难受!”

“黄少你也太差了吧……”

“靠,你喝那么多杯白酒试试!……不说了,想吐。”

一般黄少天不想说话的时候,那真的是比较严重的时候。

喻文州适时站出来:“行了,先散了,大不了下次单独再去KTV。小周,你送少天回去吧。”

“诶?我送也可以,我开车了。”郑轩觉得麻烦周泽楷不太好。

“你把女生先载回去,”喻文州微笑,“小周,麻烦吗?”

周泽楷摇头,然后就搭着黄少天一步一步往外走。

黄少天闭着眼走,也不管周泽楷哪个方向。

“醒酒药……”

听见这三个字,黄少天慢悠悠睁开眼。

“药店?你带我来这儿干嘛?”黄少天礼貌地和店员表示不用,拉着周泽楷出门,“太小看我了吧真以为我醉了?”

对方一脸懵逼。

“噗,你这样好蠢……哈哈,”黄少天没忍住,“我装醉是让你趁机离开不去KTV,不然去了你肯定要被塞话筒。”

慢慢的,周泽楷醒悟。

“怎么样,学长没骗你吧,是不是把你照顾得很好,没让你吃亏?”黄少天踱步走在前面,一点也没有醉的样子。

“恩。”

在周泽楷的认知里,那杯白开水应该是喻文州留给黄少天的,自己那杯才是真的酒。而黄少天特地给自己换了过来。

好几次把话题从自己身上移开,自己回答的不好、不好回答的时候,黄少天都会把话接走。

还有帮自己逃了KTV……

周泽楷觉得,自己真是来了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部门。

“谢谢。”

“恩?谢我?”黄少天笑,“我可什么都没为你做。”

两个人的杯子里都是白开水。

且不说和黄少天交情深,周泽楷这种小白喝醉了会出什么事儿谁也不能保证,喻文州不可能埋下隐患。

黄少天本就是话痨,能说话的机会当然要说。

至于醉酒……黄少天其实不太想去KTV,而且喻文州白天说了晚上和王杰希有约会。

周泽楷只是搭了一个顺风车。

可现在在周泽楷眼里,没有比黄少天更好的人了!

“八点半了,我们两个住的地方不顺路……可是放你一个人回去,看你这张脸不是被绑架就是被调戏,”黄少天叹了口气,“行吧,谁让我是学长呢?走走走,学长送你回寝室。”

不顺路?

“不住,宿舍?”

“是啊,我和文州都在外面找地方住。他有恋人,同居中,我嘛,嫌早上声音吵我睡觉,而且我作息和别人不一样,搬出来方便。离学校蛮近的,不过你是南门进去,我是西门那一块,你离宿舍近,我靠近教学楼。”

“学长……”

“恩?”黄少天回头,“怎么了?”

周泽楷站定:“想搬出去。”

“你才大一进来两个月啊,小同学,本来你人际关系就紧张,这下搬出来你连室友都没了,大作业怎么办?你想毕不了业吗?”

周泽楷也知道,可是就是想搬出去。

不是室友不好,只是不习惯和别人住在一起。而且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

黄少天不是不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这个新生脑回路不复杂,挺好懂的:“你要不申请个考研寝室。你能力很好,老师会重视的。到时候带几个会写理论的人和你组队,作业总有办法。”

皱眉,摇头:“分歧。”

“暴君啊你,这么专横,偶尔磨合一下又不会怎样。”

“不熟……”

“你和我也不熟啊,这总得有个过程。”

“你,好人。”

“我去,发我好人卡干嘛,”黄少天和周泽楷走着走着就到了,“忘了跟你说,我这个副主席是闲职,不干事的,基本不在学校,你应该直属文州,他人很好,理解能力不错,也有耐心,你跟着他就好。”

周泽楷有些惊慌:“啊?”

“虽然别人传他心脏,确实脏,但是真的很可靠。看你样子也不会惹到他。”

“不能,学长,吗?”

“小同学,进来了,事儿还是要做的,”黄少天很有学长样子地拍拍周泽楷,“要负责啊少年!”

“会做,”周泽楷又问了句,“不能,学长吗?”

“跟着我?我什么都教不了你啊,你跟着我浪费时间?”

周泽楷回答得很认真:“人好。”

“啧啧、算你眼神好,我就是人太好……”黄少天面对第二张好人卡,淡定接下,“所以,你想干嘛?”

周泽楷被看穿了,不好意思地低头:“……”

耳尖都红了。

黄少天想起那天在人群里,周泽楷也是这个样子。

忽然,黄少天扯住周泽楷的衣服往下一拉,张嘴咬住周泽楷发红的耳垂。

“啊、”周泽楷猝不及防,来没来得及惊讶黄少天扯自己衣服,耳朵敏感得让周泽楷一抖。

黄少天松开衣服:“周泽楷,别轻易把我归在好人一类,也别轻易就相信别人,哪怕是学长。”

周泽楷捂着耳垂,眼角有点水雾,特别无辜的被欺负了的模样。

“……你多大?”

“20。”

“20岁还卖萌给我看?”黄少天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觉得好萌好可爱。

“没有……”周泽楷更加无辜了。

如果有特效,黄少天一定被萌到吐血。

扶着栏杆,黄少天勉强撑住:“我收回刚才的话,把你丢给文州太危险了,王大眼会宰了我的。郑轩、徐景熙、宋晓……不行,都不行!……靠靠靠靠靠,行了行了,你归我你归我,周泽楷,你归我行了没?”

周泽楷歪着头,眼睛眨呀眨。

黄少天捂眼:“嗷啊啊啊啊啊啊!!!!”

睁开眼,一字一句都说得很用力:“周泽楷,卖萌可耻。恭喜你,你赢了。”

周泽楷觉得这个学长相当有趣,一个人的面部表情竟然可以这么丰富:“学长?”

“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住?两室一厅,我一般都在客厅工作,你可以在房间、也可以跟我一起,理论我可以帮你……你别看我学信息,建模要用到不少物理,我可是理科人才,蹭了不少课。啊,不过我挺爱说话的,你喜欢安静,还是算了,”黄少天自说自话自己否决,“行了上楼吧,有事我发信息。诶你电话……算了我去问郑轩要,上去吧上去吧。”

黄少天想想送到楼下差不多了,挥挥手转身走:“晚安,早点儿睡啊!”

衣角被拽住:“不算。”

……

黄少天上去帮周泽楷拿东西的时候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要搬出去。

男生宿舍,典型的脏乱差。

六人寝室,其他五个high上天。

对于周泽楷要搬出去这件事,大家反应都不相同,但都不友好。

周泽楷默默打包东西,黄少天只好开口:“嗨大家好,我是隔壁信息学院学生会的副主席,坑蒙拐骗把你们室友弄去给我当小干事,但毕竟是跨学院,白天他归你们,晚上总得归我们吧?学生会事儿可多了,住我们那里比较方便。哎呀你们开黑荣耀?”

黄少天随手打开周泽楷的电脑:“小干事你的电脑充个公。”

登录账号,趁周泽楷收拾的时候,黄少天开黑陪那五个人打了一局。

“卧槽,高手啊!”

“不愧是计算机的,操作就是牛,手速也太快了吧!”

“过奖过奖,你们也不差啊,”黄少天边说边关电脑,拎过周泽楷的东西,“那你们的室友我就带走啦!”

刚刚过了渡劫局,五个人心情极好:“行行行,有空再带带我们!”

周泽楷意思一下点了头表示再见,黄少天也笑着应答。

一到楼下,黄少天就忍不住吐槽周泽楷:“怪不得你急着搬出来……唉,这么急,很容易让你室友感到不愉快知道吗?以后处理人际小心点。”

周泽楷闷了一会儿:“不会。”

“不会就学嘛……这点你可以跟文州学学,笑面虎。”

“你?”

“我?我估计你这辈子都学不会我,”黄少天一想到周泽楷的惜字如金,“周泽楷,你真的得学下人际交往。大学就算我帮你看着,以后你工作了怎么办?虽然才大一,但你也得考虑起来了。”

周泽楷不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恩」。

……

黄少天的公寓不远,地理位置很好。

帮人把东西拎进门:“右边的是客房,我没动过,还算干净吧……反正我让你把床单带来了,你要是嫌弃就先用你自己的,明天你上课时候我打扫下呗;全天热水不断电,WiFi密码我出生年月日,厨房……恩、随你用,平时我都在客厅工作,你不介意就一起,介意的话我去房间也行。”

装修简单清爽,很符合周泽楷的口味。

周泽楷顿了顿:“房租。”

“唔、简单来说这房子暂且是我的,所以我不用付。”

“我。”

黄少天觉着这小同学真是直接:“你是我邀来住的,要是还收你房租,我岂不是强买强卖?”

“可是……”周泽楷不喜欢白吃白住占别人便宜。

“来来来,我们算笔账。房子是我的,客房空着不住才是浪费,WiFi多一个人反而划算,顶多就是水电费,可你一个美人住在这里说到底是我赚了。”

周泽楷不觉得美人是在夸自己。

“可是……”

“唉,周同学你好麻烦……你一日三餐是不是在学校解决的?”

“恩。”

“那你帮我带晚饭吧,你吃什么我吃什么……但是坚决不要秋葵,不然我把你连人带秋葵丢出去,懂?”

周泽楷想了想,黄少天已经让步了,那自己也要退让:“好。”

“成交。”

不知道是不是周泽楷的错觉,黄少天这么说的时候有一股大人的气场,但是他比起那些大人还带着狡黠的小孩子恶作剧的感觉。

“你要先洗澡吗?”黄少天扯扯衣领,“我们俩身上都有酒的味道。”

周泽楷本来想回答「你先」,又觉得两个字好麻烦,但细想今天晚上黄少天说过的话:“你先。”

“行,那你先整理房间吧,要我帮忙吗?”

摇摇头,周泽楷拎着东西往右走。

……

周泽楷出门的时候,黄少天房里的灯还亮着,正好碰上黄少天出来倒水。

“哟,早课啊?真不容易,小同学好辛苦,”黄少天打了一个呵欠,“记得帮我带早饭、哦不晚饭……晚安……”

周泽楷回答「早安」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回房关灯了,估计是开始睡觉了。

上课的时候周泽楷依旧孤零零坐在旁边,虽然经常有女生会坐过来,但周泽楷都会回避。

原来宿舍的几个人坐在后面,说话声音有点大,似乎是在炫耀昨天过了荣耀的渡劫局,顺便夸了一通黄少天。

周泽楷搬出宿舍的事此刻在他们眼里远比不上黄少天重要。

虽说买一样的晚饭,但考虑到黄少天刚起床,周泽楷少有地站在黄少天的角度买了份清淡的馄饨和笋干蒸肉。

回公寓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客厅里吵吵嚷嚷疯狂打字了,听见开门声,黄少天下意识想报警,看见周泽楷进来才想起昨天多了个室友:“哇……好香好香!你买了什么我猜猜,恩……馄饨!还有肉!”

手里的食盒被抢过,黄少天忍不住强抱了一下周泽楷:“啊小同学你太了解我了我正好想吃笋干蒸肉!昨天晚饭就想吃结果那帮混蛋就知道灌我,都没让我吃几口!好气哦!”

我知道呀。

周泽楷想,我昨天一直看着你对着笋干蒸肉望眼欲穿。

黄少天吃得很没形象,还塞了一口到周泽楷嘴里:“好久没吃学校的饭菜了,这是新食堂的吧?我记得老食堂不卖馄饨。你们新生基本都在新食堂吃,其实你可以试试老食堂二楼的咕咾肉和茄子年糕……我不确定还是不是那个大叔在做。”

“好。”周泽楷在黄少天边上打开电脑,继续构建自己新的物理实验。

黄少天打扫完卫生:“我今天睡着睡着突然想起来要打扫你房间,迷迷糊糊起来洗备用的东西时候差点一脑袋撞墙上……哎,平面简谐波?你们学这么快?”

周泽楷有些诧异地看着黄少天。

“干嘛?我去你该不是小瞧我吧,什么意思啊小同学,看不起一个信息专业的会大学物理?哼,哥什么身份啊哥可是大学一传说好吗,除了生孩子,哥什么不会?你看看你,一吃惊连波函数都弄错!果然是新生,处变不惊知不知道?!”黄少天交叉手臂摆出一副「哥就是那么了不起」的样子,教训周泽楷。

周泽楷嘟了嘟嘴:“自学。”

“你在自学?这么热爱学习……”

“无聊。”

“噫……除了学习你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恩。”

黄少天遗憾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你真是……浪费青春!来,学长给你个任务,让你有事可以干!乖,把阳台晒的床单被单毛巾收下来,然后来陪哥打游戏。”

「欢迎进入荣耀世界。」

“一枪穿云?我靠你什么取名品味!”

“随机。”

“早说我帮你取啊,看看哥这个,多么好听!”

周泽楷瞥了一眼,夜雨声烦。

听着耳机里的声音,看着满屏幕的文字泡……

恩,很贴切。

黄少天觉着人聪明就是好,打个游戏上手那么快:“看不出来啊小同学你操作挺6,玩儿的比你室友好多了……对面那个枪炮师!对,就是你!看剑看剑看剑看剑!让你欺负我学弟?昂,来呀!”

“……”

周泽楷想,虽然有点烦,虽然自己可以解决,但是被护着的感觉……挺好的。

恩,明天绕个路去老食堂吃好了。

评论(17)

热度(175)